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惠州市汕尾商会 - 全国唯一惠州市汕尾商会网站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商协会:当好民企发展的“中间人”

2013-10-12 08:59| 发布者: hscc| 查看: 1628| 评论: 0

摘要: 原标题:商协会:当好民企发展的“中间人”  ■“壮大民营经济实力,尽快进入第二梯队”系列报道⑦  “如何促进银(行)商(会)合作,共谋发展,是我们这次联席会议的主题……”当很多人都在迎接国庆长假“驾临 ...

  “壮大民营经济实力,尽快进入第二梯队”系列报道⑦

  “如何促进银(行)商(会)合作,共谋发展,是我们这次联席会议的主题……”当很多人都在迎接国庆长假“驾临”时,一场由惠州市温州商会承办的惠州市异地商会秘书长联席会议在江北办事处举行,围绕着如何当好各自商会所属企业发展的“中间人”,解决融资难等问题,全市19家异地商会的秘书长齐聚一堂。

  会上,汕尾商会秘书长徐向辉向一众“秘书长们”详细介绍了该商会与民生银行的合作新模式:商会秘书处对有资金需求的会员企业,协助银行进行前期资料整理,贷款成功后按一定比例收取服务费,用于商会的发展。

  不过,相比于新的银商合作模式让人眼前一亮,更让在座“秘书长们”称道的是,各商会在会上与惠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签定了共建警务联络室的合作协议,由经侦警务联络室发挥经侦职能,结合商会信息资源优势,服务企业发展,而此举也在一定层面解决了商(协)会发展的一个核心问题:如何让商(协)会回归其“本性”,从政府机构“附属物”的性质回归到原本的功能定位上,“去行政化”。

  过往角色

  政府、企业之外的“第三部门”

  早在隋、唐时代,我国早期的商人、手工业者为了互相帮助,维护同行的利益,建立了同业性质组织“行会”,这是商会最早的雏形。

  时至今日,商会已成为市场经济发展的产物,作为中观层面的商会与微观层面的企业、宏观层面的政府共同构成了市场经济整体。

  “商(协)会等社会组织是政府、企业之外的‘第三部门’……”日前,在一份《关于建立惠州市社会组织孵化中心的建议》的人大提案中,虽然多位惠州市人大代表都将商(协)会看作搭建区域间经济合作交流平台的社会组织,不过,“第三部门”的定位却像是政府的“附属物”而出现。

  对此,记者从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获悉,惠州现有各类商会组织75家,其中行业协会55家,异地商会20家,会员企业总数达到9202家,不过,受多方因素影响,相比珠三角其他城市,惠州的社会组织发展相对较缓慢,整体规模偏小,根据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全市登记的1000多个社会组织中,约40%社团是挂靠在部门(单位)的专业性团体,行业协会仅约占6%。

  “出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不少商(协)会行政色彩过浓,政府当其是下属机构,商(协)会也当政府部门是上级主管,商会必须还其民间性,应该是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桥梁。”惠州市粤北商会副会长廖重霖认为,民间商会作为独立的社团法人,必须体现其自身的非行政性和赢利性特征,服务功能要远大于其经济功能。

  那么,商(协)会作为依法成立的独立法人,要使它从政府机构附属物的性质回归到原本的性质和功能定位,实现真正的“政”、“会”分开,该如何转变?

  其实,早在2007年,国务院就明确规定行业协会要严格依照法律法规和章程独立自主地开展活动,切实解决行政化倾向严重的问题。

  今年3月,广东省公布了《2013年广东深化社会体制改革工作要点》,对于备受关注的社会组织体制改革做出了具体指引,其中,就包括推进行业协会商会“去行政化”、“去垄断化”,推进“一业多会”,形成竞争性机制;并将“去行政化”从行业协会商会扩大到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

    “近年来,我们在深化多项改革和落实扶持政策,激发协会、商会等社会组织的发展活力。”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说,目前,惠州的行业协会(商会)、公益类社会组织已实行直接登记,同时,在加快“去行政化”进程方面,已将社会组织“业务主管单位”调整为“业务指导单位”,引导社会组织建立健全各项内部治理结构和管理制度,形成法律、政府、社会监管与社会组织自律相结合的管理格局。


  现实转变

  做“中间人”解企业难题


  纵观国内,企业融资难是一个共同的问题,而商(协)会组织与企业联系密切,对企业较为了解,它可以引导资本流向,却不拥有资本,要破解这道难题,商(协)会能做什么?

  “民企尤其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企业与银行间存在较为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这其中,商(协)会发挥的空间很大。”惠州学院经管系教授王兴邦表示,由于民营中小企业普遍规模较小,可用于抵押、质押的资产不足,在获取银行贷款方面处于劣势,而商会则可以承担起“中间人”的角色,它能为会员企业向银行提供所需的信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其实,伴随着商(协)会角色的不断转变、回归,以及金融体制改革的逐步深化,类似由商会与银行合作、解决会员企业贷款问题的平台合作方式,在惠州已经得到了快速发展,商会会员企业以商会为平台能够更容易地从银行获得贷款。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为帮助企业搭建融资平台,目前惠州现有的20家异地商会中,有超过10家已与银行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以去年9月成立的惠州市汕尾商会为例,该商会通过成立之初与中国民生银行的合作,截至今年7月,民生银行对汕尾籍惠州企业家授信34笔,企业通过商会获得超1亿元贷款。

  ”惠州市汕尾商会秘书长徐向辉说,在新的发展环境下,商会必须改变过去单纯的政府“传声筒”、“协调器”的附属性质,完全可以在开展企业服务过程中独当一面,以金融创新服务为例,今年7月份,该商会联合深圳汕尾商会一起再度与民生银行合作,推出了“汕尾商会互助基金贷款”,而该项目也在顺利推进中。

  除了汕尾商会,当好银企合作“中间人”的还有惠州市温州商会,该商会通过与浦发银行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开展了联保联贷业务,由商会选出的几家优质成员企业组成联保联贷体,为商会企业向银行申请充足的流动资金贷款。

  “商(协)会在去行政化、转变角色,而政府部门也在转变角色,提升社会组织服务能力。”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说,在目前促进政府职能转变、主导政府向社会组织放权的过程中,培育发展种类齐全、专业性强的社会组织,并激发其参与社会管理的积极性,是创新社会管理的必然途径。

  目前,惠州正在建设一个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建立健全专业培训、技术孵化、投资融资、管理咨询等公共服务体系,为优先发展、重点扶持的社会组织提供办公补贴、运营补贴、财会代理、法律咨询等服务。    南方日报记者 张昕

(来源:南方日报)

扫一扫关注我们
回顶部